叶子求贤若渴

因为想入非非所以低产中......

 

【巍澜|巍澜衍生】还没想好 林风×杨修贤

最近想搞贤的很哈哈哈哈哈 

林风的人设我就随便写啦

这应该是一个杨修贤想撩学弟反被压的凄惨故事
 
酒吧。 

杨修贤注意到吧台角落里有个穿着高中校服的男孩,长相还挺清秀的,与这个灯红酒绿的世界格格不入。他下意识的向那个男生走去。  

你什么时候到啊?”林风问电话那头的好友。 

“我今天不去了吧,对不起啊,改天请你啊!” 

“哦。”林风有些失落,挂掉了电话。 
 

“老王!把存货都交出来吧!”杨修贤坐在了林风旁边,对着经营酒吧的好友喊着。 他摇摇手,算是对着好友打了个招呼。

杨修贤伸手过去接酒保手中递过来的酒杯,酒杯中的酒水映射出令人心醉的光影。

“哟,学弟?”他转向身旁的林风。 

看到林风不解的样子,杨修贤轻笑一声,“我说,你是我学弟,校服看出来的,一个高中。” 

“学长好。”林风轻轻应了一声。 

“叫学长多生疏,我叫杨修贤,你直接这么叫着就行。”

“学...杨...修贤学长,我叫林风。“

“林风学弟,我说你,穿着校服来酒吧干什么?”杨修贤轻轻揪着林风的校服领子。

林风想拿掉杨修贤的手,又被杨修贤握住了,轻轻的。又不好意思挣开,只得他这样握着。

杨修贤看到仅仅是握住他的手,小学弟的耳朵根已经开始发红,觉得有点可爱,松开了握住的手。

“嗯,我同学约我到这来,他爽约了。”林风见杨修贤松开了手,老老实实的回答了问题。

“你第一次来酒吧?”

“嗯。”

“那你别走了。就在这儿吧。”

“我,我还是回去吧。我一会儿就走了”

“那就可惜了,还有15分钟11点,给我15分钟,就15分钟,很短的,如果在这15分钟里你觉得无聊,我就让老王送你回去,15分钟,跟我在这里。而且15分钟很短的。”杨修贤直视着林风的眼睛。

林风没有回答,只是看着杨修贤的眼睛。

“你这样我就当你是答应了。”

“好,我答应了。”

“come on,一定会很好玩的。”杨修贤用气音说着。


“哟!贤哥!这谁啊!”一个大个子站起来问道。

杨修贤把林风带到朋友面前,“我学弟,林风,大家多多照料。”

“贤哥的学弟是吧,来,跟我们一起好好玩。”大个子揽住林风的肩膀,林风尴尬的笑了笑。

杨修贤示意大个子放开林风,“你可别吓到他的啊,人家可是高中生,好不容易赏个脸,陪我玩儿十五分钟。要是你把他吓跑了,我敲不死你。”

“行行行,那贤哥,坐下吧,一起啊。”

“你们玩什么?”林风问着坐在身边的杨修贤。

“有没有啊。”杨修贤看着林风,笑着说道。


玩了几轮了,桌上的人都有些醉,“林风,到你了!”大个子嚷嚷着。

“那,那我来!我要,我要问修贤学长!你有没有,有没有亲过同性!”林风脸上因为喝酒,有些微红。

大家都在起哄,杨修贤笑着看向林风,“你看我干什么啊,我问你,有没有亲过同性!”林风很不爽杨修贤对他的问题充耳不闻。

杨修贤还是看着林风,突然低下头来,看着林风的嘴唇,“你....”林风还没说完, 脑袋被温柔的扶住,嘴唇一下子就被堵住了,杨修贤灵活的舌头熟练地撬开林风的牙齿,淡淡的酒味绕在唇齿之间,嘈杂的酒吧好像安静了下来,偌大的酒吧,好像就只有他们两个人了。林风感觉自己心里好像有什么咯噔了一下,但就那么一下,杨修贤松开了他的嘴唇。

“哇!!!!”周围人起哄,林风的脸一下红了。

“我亲了同性,你喝酒。”杨修贤淡定地说着,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。

林风看他的反应,心里有点小小的失落,“喝!喝就喝!”微苦的啤酒下肚,刺的林风眼泪差点出来。

“喝啤酒小心一点啊,别喝那么猛,你看你,眼泪都呛出来了。”杨修贤看着林风,轻轻帮他擦去眼角的眼泪。



酒过三巡,第一次喝酒的林风已经醉的不行了,杨修贤扶着林风,林风挣脱了杨修贤的臂弯,颤颤巍巍地往前走去,坐在门口的台阶上。

杨修贤卷了卷袖子,蹲在他前面,“你想不想飞?”

“飞?飞什么飞啊?”

“你就告诉我,你想不想飞?”

“飞?好呀!我早就想飞了!”



林风坐在杨修贤的摩托后座上,摩托在公路上飞驰着,林风张开双手,“喔————”

杨修贤回过头来,笑着看着脸色微红的少年,“你最好还是抱紧啊,别摔下去了啊。”

“哦。”林风乖乖地抱住杨修贤的腰,“学长你的腰真细。”

林风看不见杨修贤的耳朵已经悄悄红了。


杨修贤在路边停下车。

“学长?”林风很不解杨修贤的行为。

杨修贤回过头来,对着林风笑了笑,“我想亲你。”

林风还没反应过来,杨修贤就俯身压住了林风的嘴唇。




dbq由於我大葛一直沒有幫我寫吻戲 所以卡文了 先放出來吧(我搞by水仙去了prpr(這可能是我二三個月之前碼的 我現在想搞非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