叶子求贤若渴

因为想入非非所以低产中......

 

楊修賢x章遠 (假裝是初戀組

*本來只是想碼一個今天上課的真實小段子 結果越碼越長,後來想,算了碼個短小的甜餅吧 結果最後變成了沙雕......這大概是我的本質吧。

*楊修賢真好搞

*一方面想看小遠哭唧唧被cao的樣子 一方面又想看楊修賢在chuang上浪的樣子 賢遠真不好搞

*我還是陪我大葛搞章羅去吧

(打一波廣告再進入正文 章遠x羅非指路 


“楊修賢!你上課往哪兒看呢!你給我站起來!聽到沒有!?”

“報告老師!我在看章遠!”一個高挑的男生懶洋洋地站了起來,指了指坐在右前方的男生。

“喔——”班上掀起一陣起哄的聲音。章遠的耳朵悄悄紅了。

“你上課不看黑板看章遠幹什麼!?”老師的怒火被他吊兒郎當的態度激起來了。

“他好看,我喜歡!”

“喔————”“哦——————”起哄、拍桌子的聲音瞬間此起彼伏。章遠回過頭去,瞪了一眼楊修賢,楊修賢看到了,對他得意地一挑眉。

“楊修賢!你什麼時候課堂表現能像成績一樣漂亮就好了!算了,坐下吧。”



“楊修賢,你剛剛幹什麼啊。”下課,章遠悄悄把楊修賢拉到樓梯角。

“宣告主權,怎麼,老婆大人不給啊。”

“你......”看著楊修賢一副拽拽的樣子,章遠心裡好氣又好笑,“那又能怎麼樣?”

“嘿嘿,老婆你臉紅了。”

“喂!這可是在學校!你能不能一天天的有點兒正形啊!我看你就跟老師說的一樣,什麼時候表現和你的成績一樣漂亮就好了。”

“切,老師說的那是課堂表現,章遠同學,”楊修賢嘴上不服,卻悄悄把稱呼改了,“你這小耳朵是不是有點問題啊,要我幫你看看嗎?”說完,輕輕向章遠耳朵邊吹氣。

章遠立刻躲開,小手打上楊修賢的肩膀,“喂!你有完沒完啊!”

“小遠給親一下,親一下我就不胡作非為了。”楊修賢賤兮兮地伸出一根手指。

“喲,感情您還知道您在胡作非為啊!”章遠有些好笑地看著楊修賢,覺得他這樣有些可愛,便把臉湊過去,“只能親一下啊。”

“吧唧”楊修賢一大口親在了章遠臉上,分明佔了便宜,嘴上卻還說著,“你再給我親一口嗎,只一口不夠親。”

“不行,要上課了,下節課還是老班的課。”無論是平時表現還是成績都很漂亮的三好學生章遠如是說。

“你覺得我會怕老班嗎?”

“叮鈴鈴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”

“老婆!快走啊!這節課時老班的課,遲到了就死定了!”楊.剛剛還天不怕地不怕.日常真香.修賢扯著章遠,瘋狂往教室跑著,跑出了沖飯堂的速度。

章遠在背後默默翻了個白眼,但還是很自覺地把手握緊了楊修賢的手。

楊修賢剛到教室坐下,班主任就進教室了。

“喲!楊修賢同學,我看你剛剛扯著章遠同學負重跑倒是跑得很快啊,我們不能淹沒了你這個好苗子,這樣吧,今年運動會1000米就選你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