叶子求贤若渴

因为想入非非所以低产中......

 

osh的生贺!!!!!!内有h

今天,是吴世勋24岁的生日,第三个本命年。可他那个最爱的人,仍然没发来祝福。都是艺人,可以理解的是行程太忙,可是,团里都发来了祝福,灿烈还在他们九人的群里调侃,艺兴哥比爱工作还爱吴世勋。

酒店里,吴世勋刷了一圈张艺兴的微博。快11点了,张艺兴的祝福还是没有发来,有点失望。

嗯?有人敲门?是经纪人姐姐吗?不会吧,都这么晚了,应该不是,那,是谁呢?

带着烦躁的情绪打开了酒店们,一个巨大的东西扑了过来,还嘀嘀咕咕地说着什么,听清楚了,是,世勋,生日快乐。

是张艺兴独有的韩语发音,低下头来,看着怀里那个有着软fufu的下垂眼的家伙,嗯,是自家那个傻不拉几的恋人哥哥没错了。

把哥哥抱到床上,用最无辜最可怜的声音撒着娇,咦兴,你今天一天都没跟我发信息。

我不是来看你了吗。他说。

我要咦兴补偿。吴世勋开始得。寸。进。尺。

张艺兴睁着一双兔子眼,笑了。补偿啊,世勋想要什么样的补偿呢。

吴世勋一勾手指,示意张艺兴靠过来,贴在他耳边说着。当然是,肉。偿。

肉。偿啊,好啊。张艺兴还是那样的笑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(我要开始肝肾了)

张艺兴靠近吴世勋,还是那一脸人畜无害的笑容,含住吴世勋的嘴唇,小心翼翼地,伸进舌头,只轻轻一下。

嘴唇开始往下滑,滑过下巴,在粉丝们大喊sexy的喉结上停了下来。

不安分的舌头一舔一舔,舔在吴世勋的喉结上,舔够了,嘴唇又往下滑。

今天吴世勋穿的是一件有领子的衬衫,扣子倒还扣得挺齐的,张艺兴想。

瞬间一颗扣子被舌头顶开,故意触碰到的皮肤一震。

哥哥真的是越来越勾人了啊。

受不了了。

一把握住他已经喂喂抬头的欲望,哥哥原来那么想被世勋艹啊,他笑着说,手上开始运动。

身上人水光潋滟的眸子瞪了他一眼,风情无限,吴世勋骂了个单字。

翻身压住张艺兴,手上的动作并没有停下。

啊 世勋 快点 不行了 啊

哥哥还是那么敏感

张艺兴尖叫着射了出来

然后就是吴世勋把张艺兴压了一个晚上

为什么第二天拍黄金瞳的时候庄老板不仅早退 而且没精神 我就不得而知了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然后?不要问我然后 反正我已经尽力了 围笑

  1. 长长久久的9叶子求贤若渴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海与迟落梦叶子求贤若渴 转载了此文字